新金融搜索:
首頁 > 外匯 > 外匯交易

美聯儲提名聽證會變“個人秀” 鮑威爾潛在接班人到底有多“顛覆”?

發布時間:2020-02-17

原標題:美聯儲提名聽證會變“個人秀”,鮑威爾潛在接班人到底有多“顛覆”?

在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完成了半年度貨幣政策報告聽證會后,本周美國參議院就兩位美聯儲理事候選人--謝爾頓(Judy Shelton)和沃勒(Christopher Waller)的提名舉行聽證會。

目前美聯儲理事會共有五人,其中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副主席克拉里達、監管事務副主席夸爾斯和理事鮑曼由特朗普提名,尚有2個名額空缺。

沃勒目前是圣路易斯聯儲副主席兼研究主管,學術背景及在美聯儲的工作經歷讓他的任命顯得順理成章,聽證會上沃勒并沒有被問到太多的問題,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主席克拉波(Mike Crapo)提交了一封由100多位經濟學家簽名的聯名信,支持對沃勒的提名。

相對而言,現任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理事謝爾頓的提名之路并不平淡,如此前外界所預料的那樣,她遇到了議員們的“圍追堵截”,本應由兩人參與的聽證會幾乎演變為個人的答辯專場。由于一些頗具爭議的言論,這位被外界視為美聯儲主席潛在接班人的前景變得風雨飄搖。

態度搖擺,觀點爭議大

謝爾頓擁有猶他大學工商管理博士學位,并不是一位學院派經濟學家,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自由市場政策智庫工作,曾為特朗普總統競選團隊擔任經濟顧問。

在奧巴馬政府期間,謝爾頓抨擊美聯儲保持低利率,聲稱寬松的貨幣會引發“嚴重的通貨膨脹”,低利率是為了懲罰儲戶和獎勵富有的投資者。特朗普上任后,她的觀點出現了改變,即使數據顯示經濟企穩的信號,她依然響應特朗普讓美聯儲將利率降至零的呼吁。

謝爾頓還公開質疑美聯儲獨立性的必要性。根據此前公布的一份瑞銀訪談紀錄中,謝爾頓稱,在界定美聯儲、角色的立法中并沒有看到任何提及獨立性的內容,認為美聯儲不應該完全獨立,而是與國會和白宮進行合作。

謝爾頓支持回歸金本位制,曾多次發表專欄文章呼吁調整全球貨幣體系。在金本位制下,利率必須進行調整以保持美元相對黃金價格的固定,然而在經濟低迷時期,這可能束縛了央行的政策空間,進而影響經濟復蘇前景。去年她還對金融危機時期美國金融體系的基石——銀行保險制度發起了挑戰。

民主黨人集體反對

在提名聽證會上,參議院銀行委員會民眾黨人便統一立場,就金本位制等關鍵問題向謝爾頓“發難”。共和黨人似乎也有顧慮,參議員謝爾比(Richard Shelby)表示,愿意支持謝爾頓,但建議她澄清自己在政策問題上的立場。

當被問及對金本位的看法,謝爾頓稱目前并不主張回到這種制度,貨幣政策只會向前發展,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發展得更快。她補充道,如果當選為美聯儲理事,將接受美聯儲目前的框架。

對于外界關注的美聯儲獨立性問題,謝爾頓表示,獨立性是美聯儲角色的一個“重要方面”,其言論只是引用自己看到的立法條款內容。在存款保險問題上,她的態度也明顯改變,“我完全支持聯邦存款保險。應該讓儲戶放心,他們可以安全地把錢存入美國的銀行,這一點至關重要”。

對于之前批評奧巴馬政府為應對金融危機增加赤字“不合理”的言論,民主黨參議員范霍倫(Chris Van Hollen)提問謝爾頓,面對特朗普領導下不斷膨脹的債務和赤字,是否有同樣的感受,“問題是,現在你的回答與你過去的立場完全不一致,唯一改變的是誰在白宮。”范霍倫說。

民主黨參議員布朗(Sherrod Brown)表示,謝爾頓有太多令人擔憂的想法,在太多需要確認的重要問題上搖擺不定。她“根本不屬于”美聯儲董事會,只是通過改變立場以符合總統的觀點,投票是對美聯儲獨立性的投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沃倫(Elizabeth Warren)直言被提名人不應該有“不準確和激進言論的歷史”。

在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中,共和黨擁有一票多數的優勢(13-12),由于民主黨全體反對,一旦有一位共和黨人出現倒戈,提名之路就此結束,目前有至少兩位共和黨人尚未作出最終決定。即使提名獲得通過,接下來提名將交由參議院進行全體表決,謝爾頓將需要53名共和黨人中的至少50張贊成票才能成為美聯儲理事。

Raymond James分析師米爾斯(Ed Mills)指出,謝爾頓的證詞顯然經過了深思熟慮,但這似乎還不足以贏得持懷疑態度的共和黨參議員信心。根據媒體報道,參議院銀行委員會原本考慮兩周內對提名人進行表決,但聽證會后相關計劃存在變數。

成功闖關難度不小

特朗普去年曾提名凱恩(Herman Cain)和摩爾(Stephen Moore)等四人擔任美聯儲理事,他們均在參議院全體表決前宣布退出,主要原因是不少參議員對他們與總統的密切政治關系感到不安,美聯儲應該保持獨立性并與政治因素保持距離,以保證采取符合經濟長期利益的政策措施。

如今謝爾頓也面臨類似的處境,她此前表示,如果提名得到確認,主要目標將是廢除美聯儲目前執行貨幣政策決定的方式,“美聯儲目前的運作方式最讓我擔心的是機制,希望看到更多由市場決定的利率。”這樣的觀點自然得到了特朗普的贊賞,考慮到美國總統近兩年來持續抨擊美聯儲及鮑威爾降息過慢,沒有采取更多措施提振經濟。不少媒體預測,如果11月大選獲得連任,一旦謝爾頓進入美聯儲理事會,她可能是2022年接替鮑威爾的人選。

荷蘭國際集團ING經濟學家奈特利(James Knightley)此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特朗普上任以來,美聯儲的獨立性正在面臨空前挑戰,如果過多干預令未來美聯儲的政策執行無法獲得公眾的信任,將嚴重損害金融市場穩定,甚至影響美元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

聽證會后,有媒體援引美國參議院共和黨消息人士的話稱,由于美國國會兩黨的反對,特朗普可能會撤回對謝爾頓的提名。白宮發言人隨后否認了這一說法,稱謝爾頓和沃勒都將獲得提名。不過從目前的情況看,與沃勒“勝券在握”相比,謝爾頓最后闖關成功的難度不小。

(文章來源:第一財經)

來源:第一財經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