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搜索:
首頁 > 奢侈品 > 收藏

千禧世代收藏大軍已進占641億美金的藝術市場中

發布時間:2020-03-14

來源: ArtBasel巴塞爾藝術展

2019年,美國、英國和中國繼續保持全球三大主要藝術交易市場的地位。美國市場依舊是全球最大藝術交易市場,占據全球44%的銷售額。

千禧一代的偏好正在引領一場革命,從共享騎行、食物外送,到運動鞋購買和約會方式都在革命性的進化。但是目前為止,藝術行業嘗試以一個緩慢的節奏來追趕這些一日千里的潮流。然而,年輕人終于開始對藝術收藏表現出高漲的熱情,并改變了藝術品銷售的渠道。在最新的2020年《巴塞爾藝術展與瑞銀集團環球藝術市場報告》中,高凈值千禧代是收藏家中增長速度最快的一群,并且在高端藝術市場,無論是購買力還是購買數量也都是各個群體中表現最強勁的。

藝廊和藝術經銷商的銷售額預計在2019年達到368億美金,同比增長2%。

一般來說,千禧世代(23歲至38歲之間)是出了名的缺錢沒時間,但是近年來藝廊開始非常關注千禧一代藏家的崛起,及如何獲取并維持他們的注意力。因此要如何與年輕觀眾互動呢?70%客戶都是千禧代藏家的紐約藝術顧問Heather Flow說:“秘訣就是一發破的:要想和這些藏家互動需要藝廊重新考慮透明度、靈活性、多樣性和可持續性的想法。藝廊的商業模式也必須將這些考量在內。”

《Goin To A Go-go!!》(2014)作品細節圖,Mr。,作品于2019年香港展會Kaikai Kiki藝廊展位展出

全球藝術和古董銷售額預計在2019年達到641億美金,相比于2018年下降5%回到略高于2017年的全球水平。

千禧一代藏家通過社會及投資兩方面價值的棱鏡去看待藝術。Flow指出這群藏家的藝術品味和嬰兒潮藏家(年齡介于55至73歲之間)的鑒賞偏好同樣受到各自的成長期與時下的政治及社會改變影響,密切相關。Flow說:“你可以看到上一輩的藏家對攝影與混合媒體的開放程度,與千禧世代對錄像與新媒體藝術的興趣之間有著相似之處。”我們生活的現實決定了我們對材料的理解和接受度。

《Push Papers》(1986),Cady Noland,作品由藝術家和Skarstedt藝廊提供

雖然40至64歲的藏家依然是藝術經銷商的最大客戶群體(根據2020年報告統計,這年齡組別在2019年占比62%),但是藏家數量群增長最快的卻是年齡40歲以下的千禧世代,他們的數量一年內增加了6%至2019年的19%。其中,當代藝術是這群藏家的主要購買的作品,占這個群體總交易額的21%。

鄭曦然于2019年威尼斯雙年展展覽現場,《BOB (Bag of Beliefs)》(2018-2019),照片由Andrea Rossetti拍攝

典雅藝術、裝飾藝術與古董在公關拍賣行的銷售額預計在2019年達到242億美金,由于全球重要拍賣市場的價值下降,交易額同比下降17%

藏品包括沃爾夫岡?提爾曼斯(Wolfgang Tillmans)、克拉拉·利登(Klara Lidén)、鄭曦然(Ian Cheng)和Jill Mulleady作品的藝術收藏家Paul Leong,在2011年巴塞爾藝術展邁阿密海灘展會購買了他第一件重要的收藏作品。與許多同齡人一樣,社會和共享經驗,包括與藝術家建立長期關系,并支持基金會與博物館群體,在選擇購買藝術時起到了重要作用。Leong說:“很幸運的是我認識許多我私人收藏的藝術家,藝術世界是我社交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這也是收藏藝術帶給我最多和最棒的驚喜之一。”

《Distinct Elevation》(2017),Liam Gillick,圖片由藝術家和Kerlin藝廊提供

透明度也是Leong最看重的,他一直希望藝廊與藏家能建立一種共生關系。他認為數據的擴散與簡易獲取是一把雙刃劍,“全球很多人可以通過社交媒體很快發現一名藝術家,或者很快接觸到他們的作品圖片;但同時這可能會加劇市場對這些作品的需求,甚至出現市場泡沫,這也讓那些渴望深度收藏的人帶來了阻礙。”Leong說道。在由經濟學博士Clare McAndrew編寫的《巴塞爾藝術展與瑞銀集團環球藝術市場報告》中提到,那些愿意直接提供價格的藝術平臺更容易完成交易。

Clare McAndrew博士,照片由巴塞爾藝術展提供

這種趨勢在高凈值藏家中最為明顯。McAndrew的研究發現中表明千禧一代的藏家購買的藝術品數量和花費的金錢都是最多的,近兩年平均的交易額達到300萬美金,超過嬰兒潮藏家6倍之多。在一般花費超過100萬美金的藏家群中,69%的人為千禧一代藏家,這個數據也從2018年的41%顯著提升。

《Mie》(2009),Alex Katz,圖片由藝術家和Timothy Taylor藝廊提供

藝術收藏世代的轉變也改變了藝術市場的性別變化。女性藏家的消費水平明顯高于男性藏家,超過34%的女性藏家在過去兩年內花費超過一百萬美金用于藝術收藏,而男性的比例則為25%。

線上藝術和古董交易額預計在2019年達到59億美金,雖然同比下降2%但是仍然處于歷史第二高位。

毫無疑問的是年輕藏家也是推動藝術界走向線上平臺的重要推手,在過去幾年從只于Instagram開設的藝廊,到本月稍后推出的巴塞爾藝術展網上展廳,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藝廊走向數字平臺。在報告的最新調查中,92%的高凈值千禧一代藏家表示他們曾通過數字平臺購藏藝術品,然而嬰兒潮的藏家僅僅只有一半不到的數量,這種代溝在Instagram這個平臺上顯得尤為突出。McAndrew博士說手機應用App已經成為了一個重要的市場宣傳工作,不斷引起收藏家對藝術家和藝廊的興趣和信心。大多數年輕藏家于藝術收藏過程中曾經使用Instagram,然而超過四分之三的嬰兒潮藏家則從未在購買作品時使用過社交媒體軟件。

《Architectural Site 17, High Museum of Art, Atlanta, GA, August 29》(1988),芭芭拉·卡斯滕(Barbara Kasten),作品由藝術家和Kadel Willborn藝廊提供

藝術展交易額預計在2019年達到166億美金,藝術經銷商在藝術展的交易額比例從2010年的低于30%上升到2019年的45%。

隨著時間的進程,千禧一代的購買力和影響力會不斷增加,因為財富的累積(包括藝術收藏)都會從老一輩藏家那里慢慢繼承。在McAndrew調研的藝術經銷商中,他們都表示現代藏家跨領域收藏并通過不同渠道收藏作品,他們也非常自然的賣掉哪些不適合他們藝術收藏的作品。他認為這種市場的快速流動也是此次年輕藏家成為主力的重要原因。

2019巴塞爾藝術展巴塞爾展會現場

說到如何吸引新藏家,Flow覺得這是一種生活方式。“千禧一代藏家對藝術品的鑒賞是依靠集體來定義的,這種群體的力量將迫使藝術機構重新考慮傳統展覽的制作與收藏方式,并轉向一個更具創新、流動性和多樣性的方法發展。”

來源:新浪收藏
作者:
理財師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