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搜索:
首頁 > 保險 > 保險要聞

商業保理存量清退大幕開啟 超5600家保理“殼公司”被查

發布時間:2020-03-09

自被統一納入地方金融監管體系之后,商業保理行業正在迎來新一輪清理整頓。3月8日,北京商報記者根據各地金融監管部門發布的公開信息統計后發現,截至目前,疑似“失聯”“存在業務經營異常、經營地異常”被排查公示的商業保理公司已達到5652家。地方金融監管機構的持續“加碼”,也成為推動整個商業保理行業合規發展的“加速器”,未來“廉價金融”模式將不復存在,持牌經營依然是主基調。

超5600家保理“殼公司”被查

“類金融”機構強監管風暴開啟。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目前已有包括山東、廈門、湖南、廣東、大連、深圳、上海、天津等多地在內的金融監管部門發文排查當地商業保理公司,截至目前,疑似存在“失聯”“業務經營異常、經營地異常”被排查公示的商業保理公司已達到5652家。

最近一次“重拳”出手的是深圳。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管局、前海管理局日前公布了5238家疑似“失聯”的商業保理企業名單,公示期為3月5日-4月5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表示,將對疑似“失聯”企業名單進一步核實、調整,形成分類名單并予公示確認,對非正常經營類或違法違規經營類企業,交由相關部門處置。

近年來,我國商業保理行業快速發展,2017年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后,部分省市出現搶注現象。截至2019年6月末,全國已注冊商業保理企業12081家,較2018年、2019年初分別增加4222家和540家。

此次深圳市的整治大潮也被稱為行業清退大幕開啟的標志性事件。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在商業保理剛興起時,得益于天然的地理環境和政策環境,深圳市成為各家商業保理公司“搶灘登陸”的發展重地。從數據來看,深圳市公布的疑似“失聯”名單也占據全國現存商業保理公司總數的四成以上。

柒財智庫高級研究員畢研廣分析認為,在2015年左右,很多公司都去深圳前海注冊保理公司,但是,這些保理公司大多數都沒有在深圳當地實際經營,只是掛名,也出現了很多“虛擬地址”。所以,清理這些“僵尸”公司、“失聯”公司也是開啟保理公司監管的第一步。

監管基調“嚴”字當頭

在統一監管的趨勢下,融資租賃、商業保理、典當三大行業的多頭監管時代已經終結,地方金融監管機構的持續“加碼”,也成為推動整個商業保理行業合規發展的“加速器”。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雖然各地清理整頓進展不一,但內容大體相同,主要排查 “空殼”“失聯”“僵尸”企業,而在這些大方向里又作了進一步細分。

例如,深圳市監管部門就按照經營風險、違法違規情形,將轄區內所有登記注冊名稱中含有“保理”字樣的企業,劃分為“正常經營”“非正常經營”和“違法違規經營”等三類。在“違法違規經營”類中,“從事高利貸、現金貸、‘套路貸’業務活動”被明確列入深圳地區商業保理企業“違法違規經營”類活動。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保理公司的注冊幾乎沒有門檻,這也就是“類金融”由來的原因,做金融業務,但是沒有相應的金融牌照。沒限制、沒門檻都能注冊保理公司。就連有些融資租賃公司,在經營范圍上都增加了“保理業務”,為的就是更進一層地做放款業務。并且,保理公司在風控中,對于客戶的風險審核基本上不穿透,有的連應收賬款的真假都不做確權,直接變成了小貸公司。

重點發展服務實體經濟方向

2019年10月,銀保監會印發了《關于加強商業保理企業監督管理的通知》,為商業保理企業經營行為劃出清理存量,嚴控增量;風險資產不得超過凈資產的10倍;建立分級監管和專職監管員制度等“紅線”,這也是首份單個類金融機構監管文件。此外,監管明確提到,確保2020年6月末前完成存量商業保理企業清理規范工作。

在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看來,監管并沒有“一刀切”,而是采取了慣用的分類監管方式,將存量保理機構劃分為正常經營、非正常經營和違法違規經營三類,體現了監管對正常經營機構的呵護,也反映出“穩”字當頭的監管理念。

對未來商業保理行業發展的方向,監管也早已指明:扶持中小微企業、扶持實體經濟。“從2020年整個保理行業的形式來看,確實面臨著很大的挑戰,但同時也伴隨著機遇。”畢研廣進一步指出,受到疫情影響,供應鏈金融確實也遭受到了一定的打擊。尤其是運輸、物流、農業、制造業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保理業務主要是應收賬款質押融資業務,也是供應鏈金融不可或缺的融資工具,“所以,目前來看,保理業務也受到疫情和監管的雙重影響。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講,等疫情過去之后,供應鏈金融肯定會大有作為,也能夠有效地支持企業的發展。”

(文章來源:北京商報)

來源:北京商報
作者:
理財師推薦